多谢宁公子相救之前我还以为你是那种人现在我

 “好强!”
 
    在秦赢定之后,詹台青玄的攻击也奏效了,最起码破了黑火鬼龙的防御,让它肚皮上增添了新的伤痕。
 
    有了他们两个打头,秦龙、皇甫涛等人也陆续出手。
 
    “该死,你们这群卑微的蝼蚁!”
 
    黑火鬼龙有些恼羞成怒,终于拿出了真正的实力,那四名斗王瞬间被它的尾巴扫飞,这一幕让秦赢定呆了一呆,随后立即后撤!
 
    “糟糕,小看了它!这头黑火鬼龙虽是五阶,却极可能是五阶巅峰的存在,那相当于巅峰斗王……”
 
    秦赢定面色变了几变,心中有些后悔。
 
    “啊!”
 
    一个家伙躲避不及,本想趁乱攻击一下黑火鬼龙,如今却被它扫掉了一条手臂。
 
    “九皇子,你们先撤,我等四人拦住他!”
 
    那四名斗王怒吼一声,朝黑火鬼龙冲去。
 
    …
 
    “唉,连个两败俱伤都打不出来吗。”
 
    宁奇眉头紧锁,眼中露出一丝失望之色,他心里打的小算盘看来这次不能成功了。
 
    “嘤…我这是在哪里?”
 
    那女子缓缓醒了过来。
 
    宁奇低头一看,笑道:“你在黑火鬼龙的肚子里。”
 
    “啊!”她尖叫一声,随后就发现自己并没有在龙肚子里,松了口气之余,她抬头看向宁奇:“宁公子,是你救了我?”
 
    宁奇:“不然呢?”
 
    女子感激的道:“多谢宁公子相救之前我还以为你是那种人现在我觉得他们是冤枉你了我哥哥也在契约上摁了手印等我回到家族一定让他去把契约取消。”
 
    “这小妞太天真了吧?”宁奇心中暗笑一声,地球上的契约都不能说取消就取消,何况是这个世界的契约?
 
    不管是哪方提出想要取消契约,都会被人认为是孬种,那还混个屁,她要真的跟她哥这么说,换来的只会是啪啪两巴掌。
 
    “取消契约就不必了,到时候喊你哥哥别来就行了。”宁奇笑道。
 
    女子点点头:“好!”
 
    随后她听到了龙吟声,犹豫了一下,也爬到树顶观察战况,不过树顶能站人的地方只有宁奇脚下这树枝,所以她跟宁奇挨的很近。
 
    “哎呀,他们打不过了!”女子见那四名斗王被黑火鬼龙压制着打,不由得惊叫一声。
 
    “你叫什么名字,哪家的姑娘。”
 
    宁奇问道。
 
    “什么?哦,我叫童樱空,我爹是京城骁骑营的游击将军童贯。”她没想到这种时候,宁奇不是跟她讨论战局,反而问起她的名字,脸色有些微红。
 
    骁骑营的游击将军?这不是跟宁炎那傻子差不多官职?宁奇好奇的问道:“你哥什么修为,这次你们童家有多少人来参加狩猎日。”
 
    童樱空:“我哥是三星斗师,狩猎日就我和我哥两人来参加。”
 
    那也敢摁手印!宁奇心中不屑的撇撇嘴,看来童樱空她哥不是一个爱跟风的人,就是容易头脑发热的笨蛋。
 
    这时,战局突然发生了变化,童樱空情不自禁的紧紧抓住宁奇的手臂。
 
    …
 
    詹台青玄的发髻已经乱了,秦赢定也没有之前那么淡定,胸口有一处伤痕,秦龙等人或多或少都显得有些狼狈,幸运的是,他们还活着,但是已经有一名斗王惨叫一声,被黑火鬼龙生吞了进去,战局瞬息变化。
 
    “九皇子!走啊!!”
 
    那名斗王临死前的呐喊声仿佛还在耳边。
 
    秦赢定怒吼一声,“诸位,不要让他白死,撤!”
 
    “孽畜,安敢在我秦唐帝国放肆!”
 
    就在这时,一声洪亮的声音传来。
 
 第二十六章 求饶
 
    宁奇吓了一跳,这不是老太爷的声音吗!?他怎么来了?
 
    一个伟岸的身影划破天际,带着浓浓紫气而来。
 
    “一星斗皇!”
 
    黑火鬼龙冷笑一声,翅膀一挥,就躲过了老太爷的攻击。
 
    这时那三名身负重伤的斗王眼中露出欣喜之色,离开黑火鬼龙的攻击范围,站到秦赢定身边。
 
    “老冠军侯!”
 
    “有救了!”
 
    “何止是有救!老冠军侯乃一星斗皇,咱们秦唐帝国要出第三位屠龙斗皇了!”
 
    在老太爷身后,随之而来的是宁洪天等人,他们纷纷来到秦赢定的身边。
 
    “冠军侯,你们来的真及时。”秦赢定轻吐口气,道。
 
    宁洪天行礼道:“让九皇子受惊了。”
 
    申屠颜儿跟大夫人则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宁奇的身影,宁炎这时也带着宁家子弟走了过来。
 
    “父亲大人。”
 
    宁洪天看了他一眼,见他没有受什么伤,便点点头,拍拍他肩膀。
 
    此时宁家的子弟无比自豪,这种危机时候,是他们宁家的老太爷救了大家,看谁还敢瞧不起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