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脸坚决,不改坚定、同样也不改鄙夷地望

- 编辑:admin -

一脸坚决,不改坚定、同样也不改鄙夷地望

劈来,铁灞姑又是一挡,身子却忍不住微微一颤。

辛无畏这等劈刀式原有个名字,叫做“十轮刀”,内息运好了,一刀要比一刀沉重,对方只要连接三刀,此后就被迫闪不开身形,刀刀都要硬接硬架了。

只听他开口喝了一声,第三刀已然劈出。

他诱敌深入,直到这一刀,才显出了他的本事!

只听锵然一声,这一刀接过后,铁灞姑每接一刀,就被迫后退一步。

她身陷被动,连番封挡之下,饶是她膂力惊人,却也不由得两臂发麻!

那边厢,小白眼见辛无畏凶神恶煞,一刀刀只管往铁灞姑的头上抡来,不由得一阵阵心惊肉跳。

他心里默数着:……四刀、五刀、六刀、七刀……只巴望着铁灞姑可以把这十刀熬完。

到第八刀时,铁灞姑的头发已被震得散落,她一咬钢牙,咬住了散下的那绺头发,一张黑脸上已泛了白,额头上汗珠滚滚而落。

她本挡在索尖儿身前,这时连连后退,却已退到了索尖儿身后。

索尖儿早转过身,一脸专注地望着她,这时猛然心里一呆,只觉得铁灞姑咬牙噙发的姿势,实在动人。而她脸上,只见英眉炯目,面带煞气……那一刻、她竟是……那么的美……

这一句绝对不是虚誉。哪怕平日里,索尖儿觉得,自己觉得铁灞姑妩媚,那可能是出于自己独有的品味,私下的情怀。可这一时,应该无人不震惊于铁灞姑那样的美——那悍厉的,张扬的,肯坚守自己所认定要坚守的,担负自己所甘心担负的……那样一种美丽!

李浅墨想来也所思略同……满场人等,人人也是至此才惊觉,那平日看来不太一样、不太适合的女人,今日,怎么会看着竟似有那么一种……奇怪的妩媚?

且还是——别样的妩媚!

第九刀一出,铁灞姑连退三步,忍不住轻声咳出了一口血。

只见辛无畏稍一停刀,喝道:“铁女侠,何必无谓受伤?你退下吧?”

其实他也要稍事调息。这最后一刀,他输不得,铁灞姑当然也输不得。

铁灞姑却只着他。。他们言语义、言语辞、言语新三人本是三兄弟,三兄弟个个为人都最是气量小,为被这一字猛地一吓,反应过来时,当场不由怒道:“你说什么?”

他们三人异口同声,语气森然,齐齐望向那老者。

那老者这时转过脸来,似是都不屑于跟他们说话,状似调戏地张了下口,并未吐声,只做出了个说“滚”字的口形。

言家那三人大怒,几乎同时飞身就向那老者踢去。

那老者一转过脸,却见得他满面虬髯,根根刚硬,加之一双碧瞳,眸中炯炯,年纪虽老,精力正盛,当真生具异相。

太子座下的封师进与张师政也是这时才注意到他,一见之下,忍不住齐齐色变,同时伸手,要拉住那言家三兄弟,口里急道:“言兄且慢。”

可言家三兄弟一向以一身轻身功夫傲视长安,他们拉得虽快,却仍未拉住。只见三人于空中,各出一腿,已向那老者击去!

那边厢,辛无畏刀势已圆,兜头就向铁灞姑劈去。

——小白急奔之下,已快到了铁灞姑身边。可还没等他奔到,就眼见得那一刀,已状如满月般,成轮地就向铁姐姐罩去了。

他一时绝望,一时惊呆,仰面看着那把刀,人都如吓傻了般。

索尖儿情急之下,伸手一刁,把铁灞姑就往旁边一带。

可这一带,居然没有带动。

他急切之下,一抬头,却见铁灞姑双臂全力一举,就向那击下来的刀锋上挡去!

就在这时,却听得“叮”的一声,传来一声不大的脆响。接着,有茶叶在空中散开,只见一个茶盏于空中碎裂。

可就是那小小的一个茶盏,竟硬生生地荡开了辛无畏“十轮刀”里最后也最凶悍的一刀!

这刀一偏,竟直砍入铁灞姑身边两尺远的地上,入地半尺。

辛无畏不可置信般,惊诧已极地望着空中犹未落尽的水珠。

索尖儿却猛然回头,望向那边,他也没看清,只见言家三兄弟痛呼一声,几乎人人抱着腿,倒飞了出去。

空中一连串地传出来“咔吧”裂响,言家三兄弟同时出手,一招之下,却人人腿骨断裂,这还是他们最负盛名的功夫。

却见那老者哈哈大笑,已立起身来。

索尖儿猛地想起李浅墨此前的话,他带着歉意的,却也带着顽皮似的,在自己大怒于无客可邀时说了这么一句:“我肯定帮你请不到辛家那么多客人,但也许,我能帮你请来一个。”

他确是只请来了一个。

——可却是这样的一个!

这时方听得张师政与封师进的惊呼:“是虬髯客!”

满场之中,一时鸦雀无声。

好半天,场中都是静的,只怕

见到她那一显无遗的鄙夷神色,辛无畏心里其实已怒发如狂了。只听他大喝了一声,第十刀抡圆,就待劈下。

此时,不只是李浅墨,不只是索尖儿,连小白都看得出这一刀,辛无畏倾尽全力,要毕其功于一役,铁灞姑连番封挡之下,只怕再挡不住这一刀的重击了。

李浅墨还未及反应,近在身前的索尖儿方要出手,却听得小白已尖叫了一声,身子直向前冲了过来。

就在这时,李浅墨身边那老者忽啜了一大口茶,喃喃道:“老子再也忍不住了。”说着,一扭身,一只茶盏就向辛无畏劈落的刀上击去,口里只吐出一个字,“滚!”

他这一开口,空中只似打了个炸雷也似!

在场不乏高手,人人都只觉他这一声炸雷炸得自己心头忽忽一晃,那叫个心惊。只觉得脑中被雷轰了似的,一下懵了神。

言家的言语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