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些东西一点用处都没有

- 编辑:admin -

因为这些东西一点用处都没有

  以上只是其一,其二是“白天是马,晚上变女人”的故事。这样的故事更加
 
讲不得,太大男子主义。那样的后果就是原始男人,天天都要用鞭子抽原始女人
 
,让她们吃青黄两色的草,到了夜里还要发生婚内xing骚扰案件。大家都知道,
 
这种案件,很难定位,而且以我们那会的不健全法制和科技水平,判案会相当困
 
难。所以说,这种故事太恶劣,「我们要对女人好,要平等!」这点我们国家就
 
做的很好,新中国的妇女能顶半边天。
 
    我希望能培养出来的原始人EQ要大于IQ。关于这个事,我又要讲个故事来阐
 
明一下:
 
    蜣螂,也就是屎壳郎,它第一次被人们谈到,是在现代社会的六七千年以前
 
。古代埃及的农民,在春天灌溉农田的时候,常常看见一种肥肥的黑色的昆虫从
 
他们身边经过,忙碌地向后推着一个圆球似的东西。当时,他们很惊讶地注意到
 
了这个奇形怪状的旋转物体,于是他们就把这个圆球想象成是地球的模型,而屎
 
壳郎的动作与天上星球的运转相合。他们以为这种甲虫具有这样多的天文学知识
 
,因而是很神圣的,所以他们叫它“神圣的甲虫”。
 
    这些埃及的农民和这些未开化的原始人很象,他们在我的眼里,很值得赞赏
 
。因为自身的无知,而且又心底善良,所以生成的想法无比美妙。关于这事,佛
 
祖是这么说的:“如果你脑海里想的是金子,那么你看到的就是金子,如果你想
 
的是大粪,那么你的眼中只能是大粪。”如果我没搞错的话,这也可以叫信仰。
 
而我所说的话,对他们而言,就是一种信仰,所以我必须小心翼翼、谨小慎微;
 
弄不好就会培养一批原始纳粹,以及“武士道精神”出来;因为我只要说一句,
 
这些原始人会毫不犹豫地管我叫天皇或者是元首。
 
 第八十九章 强迫交配
 
    自从我们有了牲口,又肃清了周围一带的猛兽后,亚特兰蒂斯湖和柏拉图山
 
洞间的运输问题就得到了解决。我们可以从湖泊带去鱼类、蛋类;再把在山洞那
 
里加工好的竹子运去湖泊。然后,用这些竹子搭建出一些草棚子来。
 
    那是我们最初的房子,这些草棚子相当简易,顶上有大树叶盖着,四面通风
 
。这种房子非常象港台电视剧里面搭的布景,偷工减料地非常用心,压根就没有
 
多余的东西。不过,我的原始同伴却把这当作是巧夺天工的伟大创造,并报以热
 
情洋溢的称颂。
 
    我虽然羞赧,却也欣然接受。「人总是爱听好话的,史前史后没有区别。」
 
但同时,我也坚信,竹子是非常好的材料,加以时日我可以用它们建造出真正的
 
建筑物来。
 
    我们在湖边搭建了竹房后,便觉得劳累起来;而我的原始同伴却不肯歇息,
 
有的人继续干别的活,而有的人就拿了一些竹子、骨头、石头、鸟粪、皮革制作
 
乱七八糟、希奇古怪的工具。
 
    我曾鼓励他们这么做,这有益于开发他们的智力。于是我的原始同伴就不遗
 
余力;在本职工作完成后,还要利用空余时间去搞创造发明,然后就拿来一些希
 
奇古怪的东西来给我看。
 
    这些东西极其异常,即使我想破脑袋也猜不到它的用途,因为有的时候,甚
 
至连制作的人都解释不清楚这究竟是派什么用场的。
 
    比如说一根细竹管子头上开口,再接个弯管。这东西我就认出来了,「应该
 
是个烟斗!」但又觉得不对,因为史前并不需要烟斗,这里没人抽烟。于是我就
 
让这个发明者给我解释一下,他说了半天没讲明白;我就只好让他示范给我看。
 
    只见此人飞快爬上一棵树,接着象猴子一样在树上跳来跃去,东敲西打。突
 
然停了下来,冲我“吼吼”怪叫,然后把弯管塞进树枝里头,收紧了腮帮子一通
 
猛吸,又笑着冲我招手,跳下树来,从嘴里掏出一条沾着他口水的仍在蠕动的肥
 
硕昆虫来,我一看这个情形就要胃液翻滚。
 
    这是一件根据管子的吸力,而制造出的捕捉昆虫的工具;为此我夸奖了发明
 
者。之后又有一个人拿了两根交错的木头见来我。
 
    我拿过来一看,原来是把一根木头凿了洞,然后把另一根木头塞过去。开始
 
我想:「这应该是个十字架!」但我并不认为,他能知道关于天主的事,于是我
 
就问他,“这是什么?”没想到他抓耳挠腮,磨蹭了半天,表示“不知道”。那
 
么,我就有点恼火,「这不是逗我玩么!」但我克制住了,没有发作。
 
    我无法对一个对自己忠心耿耿的,而想要有所表现的虔诚的原始人泼冷水。
 
那么,姑且把这个当作一件艺术品。我对他表示了赞美,说这东西“有点鸟!”
 
他听了很高兴,欢天喜地去了。
 
    之后,就有无数莫名其妙的东西在我眼前出现了,比如:象是各种诡异符号
 
的木架子,还有,石头连着皮革,皮革又拴着木头;跟甚者穿着原始内衣木架子
 
。我问他们这是什么,他们就摇头,然后我就压下心头怒火说,“这有点鸟。”
 
之后那人就欢天喜地地走掉了。
 
    说老实话,我这样有点虚伪。因为这些东西一点用处都没有,属于艺术品,
 
而且是原始的。按我们现实的生产力状况,还不需要太多的这些东西。我们住的
 
地方也不是太宽敞,要全部都展览摆设这种古怪的艺术品,我们人就没地方睡觉
 
了;况且这些东西也太过抽象,总而言之这些东西,于我们的原始生活并没有多
 
少好处,
 
    所以我得改变这种情况,必须要承认,我的大多数原始同伴还并不适合搞发
 
明创造;而他们也只是为了博得我的一句“有点鸟!”我不能老这么说,对一些
 
用鸟粪粘在一起的木头、石头、皮革、骨头表示赞许,这是自欺欺人。
 
    这就有点糟糕,于我之前定下人人搞发明,生产大跃进的方针有所偏差,同
 
时也产生了另外一个巨大弊端。发明创造使我的原始同伴的史前生活空前充实,
 
似乎每个人都有做不完的事,白天辛勤劳作,到了晚上还要搞创造发明,一到了
 
夜里就腰酸背痛,连适当的性行为都搞不了。这个事就非常麻烦,如果有人工作
 
的连正常的性行为都不想搞了,这就是一种病。“史前工作狂”症,这属于强迫
 
症的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