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些原始人会了一点逻辑还有语言后

- 编辑:admin -

在这些原始人会了一点逻辑还有语言后

同时要跟几十个讲原始语并且还掺杂着不同方言的人讲话,那就要让人抓狂
 
了。不过我知道一点,就是越是落后方言就越是多,就象非洲那个地方,有600多
 
种方言;所以这个问题必须得到解决。
 
    我的大多数原始同伴在这方面缺乏天赋,与他们的动手能力比起来,语言文
 
字方面简直就是灾难。我根本没法明白那些拼音字母竟然会有如此多的读法,而
 
他们写出来那些貌似蚯蚓一样的文字简直比甲骨文还要不堪。
 
    尽管如此,但我还是要坚持,我制作了黑板,那是一种被巨大的犀牛粪便涂
 
满的木板,经过日晒就成了黑漆漆的木板,而粉笔则是一些类似于明矾的白色石
 
头。有了这两样东西,我就能在大树底下给他们讲课,说说拼音,还有写一些简
 
单的文字。
 
    给这些原始人教课非常吃力,虽然他们并不顽皮,但是大多数人还没有开窍
 
,智商大概是人类9~12岁之间。在我之前的世界里,这个时候应该在读小学3年级
 
~6年级,但他们现在所掌握的知识只有托儿所到幼儿园中班的水平。
 
    幸运的是,我并不需要把他们培养成国家元首、科学家、街道办事处的主任
 
、医生、律师或者是当红艺人。当然凭我的能力也培养不出这种人来,即便是把
 
我榨干了也没有用。不过,在我看来,凭借他们的天赋以及后来的努力,或许有
 
人可能会成为其中一种人,关于这点我丝毫都不怀疑,在史前,任何粗陋的才干
 
都可能成为一代鼻祖。
 
    不过,这个事有点遥远,我现在需要的是一些懂得很基本科学知识的人;比
 
如说火的特性,水的形态,当然这个不是指跟他们讲H2O;而是明白水的一些基本
 
作用。
 
    打个比方说,水可以用来冲马桶,或者是洗陶器;不过只能先洗陶器再冲马
 
桶,而不能先冲马桶再洗陶器。这个事情听着很简单,但对我们的原始同伴来说
 
,事先脑海里并没有这个概念,就很容易犯错误。而我要做的事,就是在他们的
 
脑海里建立起概念来,水、火、木头、石头、泥土……这都是自然界的基本元素
 
,这些东西都是什么样的,能派什么用处,都是我要跟他们讲的。
 
    懂得了这些之后,其他的事就要慢慢摸索了。事实上,千百年来,我们国家
 
千千万万的劳动人民,他们并没有学过什么课程,但制作出来的东西照样精巧耐
 
用。而我就要把我的原始伙伴培养成那样的人材。
 
    无庸质疑的是,在这个史前世界,一个会种地的庄稼汉,要比一个会算方程
 
式的数学家管用的多;而一个木匠又要比一个最出名的时装设计师好的多,而一
 
个会讲笑话的无业游民人又要比一个会8国语言的大学教授好玩的多;这种有趣的
 
反差让我从心底感到快乐,虽然周围的人接受我所教他们知识的时候总是要大打
 
折扣,但我却依旧自豪。
 
    当然,还有一个使我坚持下来的原因就是,我这人一直很喜欢语言,特别是
 
咱们国家的语言,另外,还有这么点喜欢哲学。于是,我有时候上课上到一半的
 
时候,就会给他们来一段古诗,或者讲个故事。
 
    我怀念这些东西,它们埋藏在我的心里,如果总是不说出来的话,时间久了
 
就要被遗忘,这就好象一个聋子注定会成为一个哑巴。
 
    当然,我讲这些的时候,原始人们更是一窍不通的,但却会说,“棒!鸟!
 
牛!来个一,来个一!”我听了以后很欣喜,这满足了自己做为原始教师的那一
 
部分虚荣心。
 
    不过,过了一段时候后我就不能瞎讲了。我的原始同伴的求知欲很强,会了
 
一点逻辑就开始发问。
 
    比方说,我给他们讲“一群大雁往南飞,”他们会问:“大雁是什么?”
 
    好在我小学的时候上过绘画班,这个时候我就把大雁画出来,于是他们又问
 
,“一群是什么?”于是,我就要画出三只以上的大雁。到了后来,我画大雁的
 
水平变的很高,比小学的时候水平还要高。
 
    对于教育,我有着我自己独特的见解,而且也很重视它。拿我自己做比方吧
 
。小的时候就没被教育的很好,所以稍微有这么点阴暗,但我并不喜欢阴暗,更
 
不喜欢这些原始人变的阴暗,所以我要很好地教育他们,尽量不跟他们讲阴暗的
 
东西。
 
    于是,在这些原始人会了一点逻辑还有语言后。我就不能给他们乱讲故事了
 
,特别是那些荤段子、血腥的、暴力的都不能讲。我必须克制自己,虽然我知道
 
很多故事,它们都很好听,也很好玩,但却并不适合这群单纯的原始人。
 
    比如说一个虔诚姑娘的故事。故事概要是这样的:有个姑娘是富人家的孩子
 
,从小养尊处优。富的难受了,想要吃苦,就跑到沙漠里去修行,碰上一个教徒
 
。而这个教徒发现这个小姑娘什么都不懂,满脑子就是要修行,于是他就起了歹
 
念。编了个故事,说自己的*是魔鬼,而姑娘的那玩意是地狱,想要修行,就要把
 
魔鬼关进地狱里,于是他们就干起了那事,而且天天都要干。到了后来,因为这
 
个姑娘年轻力壮,所以这个教徒就吃不消了,于是姑娘每天喊着,“关进来,关
 
进来,把魔鬼关进来!”教徒就说,“不行了,不行了,你的地狱太厉害,我的
 
魔鬼不行了!”一听到这,我之前的世界里的男男女女们都要捧腹大笑。而听了
 
这种故事,原始人就有可能进化成几种形式,一,变态的人;二,老流氓;三,
 
性冷淡;四,性教育专家。成材的比例极底,所以万不可取。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