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几乎占据了山洞和湖泊这一带地方

- 编辑:admin -

我们几乎占据了山洞和湖泊这一带地方

 我让这些人站得远远的,自己举着火把站在这个土炸弹边上。当时我心情有
 
些激动了,如果有30~40个人看你在点鞭炮,你也会激动的。
 
    我举着火把对这种懵懂的原始人表示,“都要小心,准备要硬了!”这帮子
 
人冲我“呵呵”傻乐,“吼吼”地欢呼。我大声嚷嚷表示让他们把孩子都带远点
 
,然后点燃了导火锁,自己赶紧也撤出30~40米远。
 
    说老实话,当然我并不知道这东西有多大的威力;所以必须小心。因为这个
 
炸弹,原材料是未知的,提炼的工艺是自己胡乱弄的,甚至连最后的混合都是靠
 
估计的,这就没法让人放心。
 
    “轰隆”随着一声巨响,火光瞬起、黑烟滚滚,我的疑虑烟消云散。
 
    我兴高采烈,周围的同伴却吓得呆若木鸡,我猜他们一定是想到了之前的那
 
次窑炉大爆炸。我一看这个情况,就举手欢呼,“硬!好!鸟!”他们呆了一下
 
,也就跟着吼起来。
 
    之后,我对现场进行了勘察,发现竹筒已经被炸得粉碎,直径2米的地方一片
 
烧灼的痕迹,最远的几片竹片飞到了大约30远的地方。「这东西的威力要比我想
 
象的大!」
 
    就这样,在我到达这个世界的第161天,制造出了炸弹。后来,我们把这种东
 
西,绑在箭上,就成了炸弹箭。只要把这东西射到野兽身上,就会要它好看。
 
    我让大头和唧咕,谨慎保管这些东西;他们是两个很聪明的原始人,是我的
 
助手,而且还是两口子;我们的部落里许多这样志同道合的两口子;勤于工作、
 
勤于生活,勤于为大家当的效力。
 
    以后,我又对这东西连续进行了实验,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我用这炸弹箭射
 
大树,把树给炸断了,这就理想主义了;但把树枝给炸断,这就问题不大。
 
    事实上这种武器的威吓作用比真实威力要大一点,在这个史前世界,除了打
 
雷,都不会有这么大的响声,所以也是一种噪声武器,另还会升起滚滚黑烟,这
 
足够让那些野兽们灰头土脸,落荒而逃。但需要指出的事,这东西的威力极不稳
 
定,有的时候象个手榴弹,有的时候却连一个“二踢脚”都不如。这个问题可能
 
出在我的配置方法,也或者是原料,关于这个事就有点复杂,不过,我也无暇去
 
对这种事搞过多的研究,我需要做的其他事还有许多。
 
    不过,我们有了这种武器后,就不用再惧怕大型的野兽了,只要发现它们,
 
就射一枝过去,即使没有击中目标,“轰”得一声,也能把它们吓跑了,甚至还
 
有可能收获到珍贵的野兽大小便,从这点可以看出,这些动物对这种非自然的爆
 
破几乎是闻风丧胆。
 
    所以打那以后,我带着这伙原始猎人们在这一带为非作歹,为所欲为。我们
 
这伙人把一些温顺的野兽包围起来,“哇哇”乱叫把它们吓得惊慌失措;然后我
 
就把脖圈队的人派出来。
 
    脖圈队的主力是两只小巨猿,它们拿着长绳子制成的套圈,在空中甩两圈一
 
口,一下子甩出去,落到那些四脚兽的脖子上,然后使劲一拉,这些四条腿的动
 
物就倒在地上,腿再也接触不到地面,只能在空气中蹬踏,接着一群人就上前把
 
它给制服了。
 
    就这样,在之后的几天,我们又陆陆续续逮到一些动物。这其中有4头史马,
 
这马太小,很难说是头,因为它们既不能骑,也不能拉车,但我还是把它们带了
 
回来。另外,又擒货了一头厚嘴唇鹿。甚至还拐带了一头河边巨型犀牛的幼仔。
 
    当时这头巨牛崽子正独自在河中戏耍,与泥水做乐;我采了鲜绿的嫩草,举
 
在头顶跳了个原始舞蹈,吸引了它的注意力;之后它便尾随而来,直到被我请进
 
了兽栏里。
 
    这只小家伙可不得了,体长已经超过2米,整个身体圆滚滚的,还披着硬质的
 
铠甲,还有身后那条小尾巴,走起路来都摇摇晃晃,非常可爱。但它的身体是如
 
此庞大,只要发发脾气,就能把这个兽栏给击毁了,不过我是不会给他这种机会
 
的,在能子的威逼和我的利诱下,它只能乖乖就范。能子吓唬这头巨牛幼崽的时
 
候,会把锋利的爪子放在它的**附近,吓得它遍体生汗;而我利诱它的时候则会
 
举起鲜绿的嫩草举在头顶跳个原始舞蹈,然后再放到它的嘴边;饶是这样,但它
 
仍然更屈服于能子的淫威之下,而非在我的友好款待下心悦诚服。
 
    这件事就说明了,这头巨牛崽子虽然体态庞大但心智不成熟,这没什么可奇
 
怪的,我之前见过很多这样的动物。这是它们的悲哀,同时也是最大的利用价值
 
 
    我们用食物把巨牛崽子引了回来,而它那些木纳的父母竟然没有发现,它们
 
依旧和我保持着友好的关系,见面的时候总是要向我仰头示意,我则会让几个原
 
始人顶着鲜绿的嫩草,跳原始舞蹈给它们看,关于和动物相处的事,就是这个样
 
子的。
 
    在那以后,我们的栅栏里就实在关不下了。因为里面已经有了4只小马,3头
 
厚嘴唇鹿,3头牛羚和一头巨牛崽子,另外能子还得往里面凑合,负责对它们的驯
 
化工作。能子很好的扮演了这个角色,它似乎是知道我捉这些动物来的用意,这
 
使得我更要对这个小家伙倾心感激。
 
    能子教训这些动物的时候,把眼睛蹬得圆圆的,张开嘴露出一口尖牙,挥舞
 
着爪子发出低声吼叫,手舞足蹈地象巴顿将军,它一但生气就更不得了,尾巴硬
 
得不象鞭子,更似木棍,在那些动物身边来回跺步走,把它们吓的浑身发抖、**
 
畏缩……
 
    有了这样的教官后,我就开始教这些原始人骑这些四脚兽,同时制造一些的
 
马鞍、马镫等配套的工具,这些东西没一套是一个模样的,一直在不断地改进之
 
中,虽然奇异古怪,但确实可以达到实际的效果。如果我把那时候我们用的马镫
 
、马鞍,拿到之前的世界里,绝对没有人可以认的出来,哪怕他是最出色的考古
 
学家,最资深的史前研究人员。而我们就依靠这些不可思议的工具把这些原始动
 
物给驯服了。
 
    事实上这些原始人跟这些四兽很熟悉,而且他们每一个人都非常胆大,因为
 
他们不怕挫折,即便摔得鼻青脸肿还是奋不顾身,所以这个事就变的比较容易,
 
很快就有好些人,能平稳地坐在这些动物身上了。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这个项目获得了成功,它们无一例外地成了我们的牲
 
口。这些动物虽然被能子所震慑,变得很好调教,但它们的食量惊人。因为是食
 
草动物,所以几乎是要不停的吃。我派了4个原始女人,还照顾不过来。特别是那
 
头小犀牛,它一天要吃10捆草,而且拉得屎又大又恶心,如果不管不问,让它拉
 
上个一星期,就会在兽栏里铺上一层厚厚的粪便。所以我决定,带着它们到外面
 
的草原上去放牧。
 
    于是,就有了这样一幕,能子威风八面地走在前面缓缓开道,后面跟着一窜
 
各种各样的动物,而我们就骑在这些动物的身上。我抱着吗哪骑在一头厚嘴唇鹿
 
上,大力骑在另外一头厚唇鹿跟在后面。
 
    其实大力想骑那头小犀牛,他跟我描绘着自己抡着把大棍子,骑在犀牛背上
 
,威武雄壮。可是我阻止了他,那不行,犀牛的背太宽,他坐上去,两腿分叉太
 
大,不但坐不稳,而且会把**给捻碎,所以他只好作罢。队伍的后面跟着4只小马
 
和小牛羚,队伍的最后是大嘴和大眼他们一人骑了一头壮年牛羚。
 
    放牧的队伍,缓缓地来到目的地。我们从这些牲口身上跳下来,放这些动物
 
吃草。而我们这伙人,就在周围警戒,碰上食肉动物,就打它个屁滚尿流,带回
 
去做食物,要碰上别的食草动物,也打它们个屁滚尿流,带回去吃掉。于是,这
 
些牲口就明白了,做我们的牲口有多么幸福。
 
 第八十八章 基础知识
 
    有了牲口以后,我就能很顺利地来往于亚特兰蒂斯和柏拉图的山洞间,原先
 
需要徒步行走4个小时的路程,现在只需要50分钟就可以到达了。
 
    我让打猎的队伍每日在湖泊和山洞之间往返,以肃清路上出没的野兽;同时
 
也能打到一些猎物回来。这其中包括有野牛大小的老鼠,大角鹿,野兔子,也有
 
浑身覆盖着棕黄色长毛的水豚,它们都成了我们的食物,而那些大型食肉动物因
 
为火yao的震慑几乎在这一带销声匿迹。我们几乎占据了山洞和湖泊这一带地方,
 
而这样一来就能安全地在两个地方之间通行了。
 
    那段时间,我每天都要搞发明创造,建设村落,种植以及饲养,忙得不可开
 
交。但这些事仅靠我一人根本忙不过来;所以必须要对这些人进行培养,教授他
 
们知识。
 
    于是,我每天都要给原始人上课,早上在亚特兰蒂斯教,下午就骑着三角兽
 
走50分钟的路,去柏拉图山洞。象我这样的,就应该被评为年度最佳教师。
 
    我在林间的空阔草地上教授他们拼音,耳边尽是鸟儿的啼转,这些飞禽的声
 
音要比这些原始人的发音好听一百倍;我让他们在黑黄的泥土上写字,周围尽是
 
各种昆虫,这些节肢动物的体型要比他们写出的字美貌一千倍;这让我感到苦不
 
堪言。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