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凝重之色,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会议

- 编辑:admin -

着凝重之色,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会议

 
  打砸声,痛呼声,不断的从赌场中传来。
  车上,出租车司机浑身发颤!
  打着火,脚都放在了油门上,却没胆子踩下去。
  五分钟后,杜仲回来。
  上车!
  “走!”
  “去丽达!”
  又是狼帮的赌场!
  车上,杜仲脸色阴沉。
  他没想到,赌场里的人就好象被下了死命令一样,怎么打都不肯说出青狼在哪儿!
  这让杜仲心中的怒火,逐渐的升腾了起来。
  他一开始就去财道的原因,就是因为财道是狼帮手下最重要的场子,一旦动了那个场子,青狼必然会出现。
  结果,并没有!
  到第二家赌场的时候,杜仲更是发现,赌场早已被清空了,所有看场子的人都聚集在一起,像是在刻意等他似的。
  而当他把所有人打趴下,一个个询问的时候,这些人居然全都紧闭着嘴巴,像是不会说话似的。
  杜仲不想在这些人的身上使用逼供的手法!
  那样不合适!
  跟杜仲有仇的,只是青狼,就算这些人都是青狼的手下,也没必要替青狼受那个罪!
  “一个打不出来,我就打两个,两个不行,就三个!”
  “我把你十八个场子全扫了,我不信,你不出来!”
  杜仲咬着牙说道。
  见到杜仲的脸色,出租车司机真是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以一己之力,砸掉狼帮两个赌场,依旧毫发无伤的人,能是普通人吗?
  这种人,他可不敢招惹!
  一咬牙,猛地踩油门发了疯的往前开,希望交警叔叔能拦下他罚他款,帮他解困,他第一次觉得交警叔叔是这么的可爱。
  但是平时可爱的叔叔今天邪了门了,一个都没碰到!
  抵达丽达!
  五分钟后!
  “去第四家……”
  三分钟后!
  “第五家……”
  六分钟后!
  “第六家!”
  ……
  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杜仲就在出租车司机的带领下,把狼帮的所有赌场全都打砸了一遍!
  每进入一家赌场,其中的打手混混,都会在杜仲离开的时候,倒地不起!
  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安然的站起身来。
  一个小时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对于消息的传播,却是足够了!
  一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在一小时内扫荡狼帮所有赌场,正往狼帮的其他场子行去……
  这条突然出现的信息,短短一个小时内,就在烟青市的地下势力中,蔓延了开来。
  所有人都震惊的同时也在疑惑,是谁敢狼帮的霉头?
  到底又是谁有那么能力,以一己之力,挑战整个狼帮的势力?
  是开源市的那个传说?
  会是他吗?
  难道,烟青也要跟开源一样,来一次地下势力的大震荡吗?
  一些混迹在地下的黑道势力,纷纷开始猜测了起来。
  “又砸了三个,狼帮的酒吧全灭了……”
  不到十五分钟,又一个消息传来。
  所有人都震惊了!
  加上赌场,这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已经砸了狼帮十一个场子了!
  众人也开始疑惑了起来。
  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平日嚣张跋扈的狼帮怎么半点动静都没有?
  能让狼帮缩进龟壳的,究竟是谁?
  “十四个了,狼帮的KTV也全灭了……”
  十五分钟过去,又一个消息传来。
  “什么?”
  “怎么可能,连KTV都砸?”
  “十四个场子啊,这家伙是打算吧狼帮的场子,全都砸一遍吗?”
  ……
  道上的人全都震惊了!
  就算再强的人,也没有那么好的体力吧,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连续砸了十四个场子!
  这十四个场子加起来,至少也就一千多人看守啊!
  这个神秘人,究竟是谁?
  烟青市的地下势力,在这一刻,全都动了起来!
  “完了,狼帮彻底完了,十八个场子,全灭,那个人正往‘金世纪’去呢!”
  最后一个消息传来,整个烟青市的地下势力,彻底沸腾了。
  甚至有着一些好事着,飞速的驱车前往金世纪去等着。
  他们要看看,能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把狼帮的场子,全都清扫一空的
 
  转完账,张汉挥手把门口的几名大汉叫
  杜仲的手掌接触到的,明明是把小腿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石膏,但她却清楚的感觉到,好象有着什么东西,透
  “在这里等我!我知道你不会离开的,我记下你的车牌号了。”
  杜仲微笑着说了一句,旋即直接走进了天恒赌场,留下了快要哭的司机。
  “啪啪啪……”
  “啊……”
  就在青狼满脸阴沉的抚摩着腰后的枪柄的时候!
  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
 
 
第一百三十七章 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走!
  身处室内的五名烟青市黑道打佬,同时转头!
  所有人屏住呼息!
  在众人的注视下,被推开的房门处,一个人影显露出来。
  一个年轻人!
  一个穿着随意,身材削瘦的年轻人!
  赫然是杜仲!
  看见这道人影,五人同时一怔!
  刚推开门的杜仲,赫然发现,这是一间非常宽大富丽堂皇的会议室!
  即便有五人身处其中,一眼扫去,也给人一种空旷之感!
  “青狼!”
  目光在五人身上扫了一眼!
  杜仲一边迈步往前走向会议桌的正前方,一边眯着双眼,冷冷的盯着对面那个留着一头寸发,身材精瘦,面目凶悍的男人!
  “你是谁?”
  青狼神色一凝,没有想到,杜仲一出现,就在五人里把他给认了出来。
  显然,杜仲认识他!
  “今天上午让你等我的人!”
  杜仲冷冷的勾起了嘴角。
  简单的一句对话,直接就让会议室里的气氛,降到了冰点!
  青狼却全身一震,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这位兄弟有点面生啊!”
  就在气氛凝固之时,一名站在青狼的右手边,穿着正装,面色憨厚的中年人忽然呵呵笑了一声,朝杜仲走了过来。
  “不知这位朋友,在哪发财?”
  中年人一边走着,一边笑呵呵的问道。
  那般模样,看起来极为和善。
  杜仲没有回话,眼睛依旧冷冷的盯着青狼。
  “小帅哥今天的雷霆手段,跟传说里的那个人,有点像呢?”
  这时,一直站在青狼左手边,身着风衣的女人也是呵呵的娇笑起来。
  一边笑着,一边说道:“我叫常牡丹!”
  说完,又指着刚才那一脸和善的中年人,说道:“他叫笑常在!”
  随后,分别指向依旧坐在木椅上的另外两名年轻人,说道:“他们是范凌,许烈!”
  闻言,杜仲转目扫了一眼。
  那名叫范凌之人,双目凹显,脸色苍白,眼眶显黑,像是化了眼线。
  一眼看去,杜仲就知道,此人必定是个瘾君子!
  而另外一名叫许烈的家伙,却是异常的怪异!
  身材匀称,脸很小,却留着长长的落腮胡!
  “常牡丹,你多此一举了,既然敢来烟青砸场子,那就应该认识我们,对吧?”
  常牡丹的话声才落下,瘾君子范凌就站起了身来,脸上流露着一丝玩味的笑意,望向杜仲!
  “无论认不认识,现在你都已经认识我们了,是不是也该介绍介绍你自己?”
  徐烈也站起了身来。
  包括青狼在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定在了杜仲的身上!
  “杜仲!”
  杜仲淡然开口。
  “果然是你!”
  听到杜仲这个名字,青狼双眼一眯,脸色阴沉。
  另外四人也在同时一怔,脸色一变,凝重起来!
  再没人敢露出丝毫轻松之色。
  因为他们都知道,杜仲是谁!
  杜仲这个名字,早已传遍了开源市的地下势力!
  因为开源动荡的缘故,邻省邻市的地下势力,都在查询究竟是谁在一夜之间灭掉了刀王,王永刚!
  最终,他们只查到了一个名字。
  这个名字,就是杜仲!
  一想到出现在眼前的男人,就是那个以一己之力覆灭了刀王势力的怪物,常牡丹的神色就变得不自然起来。
  不只是常牡丹,其他人也在同时转头看向青狼。
  每个人的眼里,都流露着质问之色。
  显然,青狼已经猜到砸他场子的是杜仲了,否则也不会在杜仲报出自己名字的时候,生出那种反应来。
  这家伙,是诚心连累所有人!
  难怪以他的脾性,居然会任由别人打砸他的场子,而他自己却龟缩在这里。
  原来,他招惹到的,是杜仲!
  站在杜仲的正对面,青狼对众人异样的目光视而不见,依旧在与杜仲对视着。
  他的确猜到了,来人是杜仲!
  他也的确不敢去阻止杜仲的怒火。
  所以,他选择把烟青市的另外四个黑道头子请了过来,并在暗中把自己在金世纪的消息,传了出去。
  他就不相信,杜仲扫了他十八个场子之后,还有能力跟整个烟青市的地下势力对抗!
  要死大家一起死!
  “杜仲!”
  笑口开从发愣中回过神来,咧嘴一笑,脸上的凝重之色,顿时消散,取而代之的,依旧是一脸的和善。
  “青狼的场子你也砸了,有再大的仇,也报了!”
  笑口开走到杜仲身边,说道:“不如,大家相逢一笑泯恩仇,如何?”
  “没错!”
  常牡丹朝另外俩人挤了挤眼,说道:“你这一砸,青狼至少损失了几千万,俗话不是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吗?”
  “我们五个人,代表了整个烟青市的地下势力,全当给我们个面子,这事就这么结了,怎么样?”
  之前还一脸玩味的范凌,脸色早已变得难看了起来,说话的时候,更是露出一脸讨好的笑容。
  他是个瘾君子没错。
  他是烟青市一方地下势力的首领,也没错!
  但,杜仲是谁?
  是他惹根本惹不起的人!
  别说是他,就连青狼都惹不起的人,他又怎么能惹得起?
  青狼的场子,说砸就砸了!
  而且还一连砸了十八个!
  若杜仲还没消气,却又因为青狼的关系而怪罪到他身上的话,他那点小势力,能够杜仲掏牙缝吗?
  “差不多得了,我们站在这里,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一脸落腮胡的许烈眯着眼,望着杜仲!
  许烈,烟青市除了青狼之外,拥有着最大地盘的地下头领。
  如果硬要比拼的话,他的势力与狼帮也差不了多少!
  虽然听过有关于杜仲的传说,但是许烈就是不相信,面对整个烟青市的地下势力,杜仲还能全身而退!
  一百人一千人不够!
  五千人够不够?
  一万人,够不够?
  还当自己万人敌了?
  若不是因为对方是杜仲的话,他早已按耐不住出手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想让这件事,就此结束!
  听着耳边不断传来的话声,杜仲冷笑着。
  “说完了?”
  开口问话的同时,杜仲转目扫了五人一眼。
  闻言,众人同时一愣!
  “这事……”
  冷笑声中,杜仲冰冷地说道:“算不了!”
  众人一窒!
  每个人的脸色,都变得无比难看起来,衙门何曾这样被人扫了面子!
  “你的气魄去哪了?”
  望着青狼,杜仲冷声问道!
  他还清楚的记得,在张汉办公室里,青狼那无比嚣张的话声。
  “之前那么嚣张,现在怂了?”
  “而且,今天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杜仲扫视其他四个人,冷冷一笑,“以你们做事的手法,不知道你们手上出了多少条命案,因果报应,时间到了,就该了结了!”
  “我来了,都别想走了!”
  “啪!”
  杜仲的话声一落,一直没有说话的青狼,猛的伸手在桌上重重的一拍!
  “小子,你他妈的也太嚣张了!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给脸不要脸!”
  酒劲上来,青狼双目赤红,手一伸,就把别在后腰的微型冲锋枪给拔了出来,指着杜仲的脑袋,冷笑道:“你真他妈的以为我怕了你?”
  另外四人急忙迈步,走到了青狼的身旁,冷笑着看着杜仲。
  没想到杜仲今晚想把他们全都端了,也太不自量力了!
  不管有没有这个力量,有这个心,就该死!
  “这就是烟青市地下皇帝的资本?”
  杜仲伸手指着青狼手上的枪,不屑的冷笑道:“不管是不是,我再重复一句,今天,你们谁都别想走!”
  “听到了没有,你们还不打算出手吗?”
  青狼朝周围的五人扫了一眼。
  只见,四人的脸色都非常的难看。
  就连一直和善的笑口开,脸上的笑意都是彻底消失了。
  “你自己找死,就怪不得我们了!”
  许烈冷哼一声。
  “唰!”
  下一刻,四人同时从腰间抽出一把枪来!
  五把枪的枪口,全都指向杜仲!
  见状,杜仲顿时眯起了眼!
  “哈哈!”
  青狼疯狂的大笑起来。
  “就算真的是你覆灭了开源刀往的势力又怎能样?”
  大笑声中,青狼一脸嚣张的望着杜仲,吼道:“你以为我怕了你,你以为我不敢跟你动手?”
  “这是烟青,这是老子的地盘!老子有枪,想让你什么时候死就什么时候死!”
  杜仲不屑的望着疯狂的青狼,淡然的摇头!
  “哈哈!”,究竟是谁?
  这种猛人,真的存在吗?
  “去金世纪!”
  从狼帮的最后一个场子里走出来,杜仲再次坐上出租车!
  似乎是有安排!
  第十八个场子里,根本就没有看场子的人在!
  因为是桑拿室的缘故,只有一个大堂经理等在大厅,一见到杜仲进来,就急忙跑上前来给杜仲递了张纸条。
  “青狼在金世纪大酒店!”
  纸条上,只有简单的一行字!
  递纸条的人,递完就转身跑了。
  连话都不敢说一句。
  “咻!”
  没一会儿,出租车停在了一家灯火辉煌的大酒店门口。
  “你可以走了!”
  “你可以放心开车,没人会找你麻烦,而且今天之后你都放心开,也没人会找你麻烦!”
  下车的时候,杜仲跟出租车司机轻飘飘的说了一句。
  司机哪管杜仲说什么,听到杜仲让他走直接一踩油门疯了一般跑了。
  一转眼,连尾灯都看不见!
  杜仲笑着看着车影,然后举目望着眼前这家金碧辉煌的大酒店!
  迈步而入!
  “先生!”
  刚进门,一个礼仪小姐就迎了上来。
  “我找青狼!”
  杜仲直接说。
  礼仪小姐顿时全身一颤,顿时就伸手捂住了嘴巴,满目震惊的打量着杜仲。
  “他在哪儿?”
  杜仲问道。
  “在……在顶楼,会议室!”
  礼仪小姐紧张地答道。
  “谢谢。”
  杜仲直接朝电梯走去!
  望着杜仲的背影,礼仪小姐,久久回不过神来!
  “把所有老大引来的人,就是他吗?”
  一个不敢相信的呢喃自语声,从礼仪小姐的口中传来。
  与此同时,杜仲走进电梯,直接通向顶楼!
  金世纪大酒店顶楼。
  一间偌大的会议室中,气氛压抑!
  会议室中央的议桌周围,安静的坐着五个人!
  四男一女!
  五人的脸上都流露室的门上,仿佛在等着什么。
  其中,一名头留寸法,身材精瘦,面色凶悍的人,正在不停的抽着烟,身前的桌上,还摆放着一瓶还有一半的白酒!
  此人,正是狼帮的首领,青狼!
  “青狼,你他妈到底招惹到了什么人?”
  “老娘混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见这么厉害的人!”
  一名身穿黑色风衣,内穿蕾丝,面相普通的女人,转目望着青狼问道。
  “我他妈怎么知道!”
  青狼的大骂声破口而出,旋即又深深的吸了口气。
  “各位老大,无论结果如何,今天的恩情,我青狼记下了!”
  扫了周围的四人一眼,青狼深深的吸了口气。
  从他的眼眸里,可以看到一丝恐惧!
  他心里很清楚,最近他惹上的人,只有一个!
  就是张汉!
  在他眼里,张汉根本就没有那个本事,来烟青找他!
  所以,他一直都没有防备!
  直到听到财道被砸的时候,他还以为是烟青的其他势力所为!
  因为这样,他联系了另外四个老大!
  却发现,根本不是他们做的!
  紧接着,天恒被砸的消息传来!
  青狼才想到,或许是张汉的报复来了!
  正当他准备出发去会一会张汉的时候,连续好几个场子被砸的消息,同时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与此同时,一条消息的传来,彻底的让他惊呆了!
  听到这个消息,他甚至不敢离开金世纪大酒店!
  那个消息是!
  连续砸了数个场子的,只有一个人!
  一个年轻人!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青狼心就慌了起来。
  除了张汉,他根本就没招惹其他人!
  那么,也就是说,砸场子的人,很有可能是从开源过来的!
  会是他吗?
  一想到一夜之间,血洗开源地下势力,打落刀王,捧张汉上位的那个人!
  想到这,他就不由得全身发颤!
  如果真的是那个人的话,他就算集合全部的人马,也未必阻止的了!
  所以,他在等!
  他要看看,那个人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如果,能以一己把自己的场子全部砸掉的话,就必然是他了!
  而且,既然冲着他来,那就一定会找来!
  “真的会是你吗?”
  “杜仲!”
  青狼紧紧的药着牙关,眸中闪烁出一丝冷芒!
  伸手提起桌上的白酒瓶!“咕噜咕噜……”
  一口气,把整整半瓶白酒,全都咽了下去。
  “啪!”
  把酒瓶一砸,青狼站起身来,深深的吸了口气!
  “就算是你又能怎样?”
  “我知道人数上的优势,对你来说根本没用!”
  “打了我一千多个手下,我就不信你不累!”
  心中暗自冷喝间,青狼直接伸手朝腰后摸去。
  那里,紧紧的别着一把微型冲锋枪!
  “敢来,我就要你死!”
  摸到抢,青狼顿时下了狠心!
  如果他愿意和平解决,那便算了!
  如若不然,这整整一百发子弹,定能把他送上西天!
  “咔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