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这几个男学生是咎由自取调戏女同学这两个

 “你口口声声说爱我,你这是爱我的表现吗?”那个叫做晓玲的小女生忍不住害怕,她真的是被前男友的狰狞样子吓到了。
 
    “就是!张振洋,你放开晓玲!”旁边的女生开始拉扯那个男生。
 
    “关你屁事,给我滚开!”
 
    张振洋人高马大,一巴掌甩出,直接把那个拉架的女生给扇到了地上!脸颊迅速的肿了起来!
 
    秦冉龙和苏锐刚刚聊到柯凝的事情,本来就气的不行,这一下正好遇到这个张振洋欺负女生,简直就是撞到了枪口上了!
 
    “混蛋!”
 
    秦冉龙一拍桌子,站起来怒喝道:“你把那个女生给我放开!”
 
    张振洋一愣,然后吼道:“你是哪里冒出来的小瘪三?老子在管教女朋友,碍你什么事啊!兄弟们,给我揍他!”
 
    四个男生都喝了酒,见状直接就要上来!
 
    秦冉龙的狂少本性被激发出来,再加上本来就是气头上,一怒之下,直接把桌子掀了!
 
    “大哥,咱们今天干一架?”秦冉龙用力一撕,衬衫上的两颗纽扣直接崩开!
 
    “好。”苏锐点了点头,这个叫张振洋的男生也让他很不爽!
 
    “大哥,你别动手,我一个人就能把他们全收拾了!”
 
    秦冉龙说罢,直接抄起凳子,从上到下直接一抡!
 
    这一下可是着实不轻啊,刚刚冲在第一个的男生直接被砸翻在地,头上瞬间绽出鲜血,比拍电影还来的给力!
 
    对这群没长大却喜欢好勇斗狠的男生,秦大少爷真是一点都不客气,一脚踢出,第二个便被踹飞出好几米!重重地撞在了墙上!
 
    这两位大爷都是正在气头上正无处发泄,这几个男生算是撞在了枪口上!
 
    张振洋见状不妙,和另外一个男生转脸就要跑!
 
    “还敢跑,作死呢!给老子躺下!”
 
    秦冉龙说罢,拿起一把椅子,直接就扔了出去!正中张振洋的后背!
 
    咔嚓一声!
 
    也不知道是椅子断了,还是他的背骨断了!
 
    这个之前还无比猖狂的男生,就这么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别……别打我,别打我。”唯一一个没有受伤的男生蹲在地上,浑身颤抖着,刚才苏锐和秦冉龙血腥手段真的吓到他了,他可不想落得和同伴一样的下场!
 
    这种小角色就犯不着让苏锐来动手了,秦冉龙自己操刀就完全可以了。
 
    “你在求我不打你?你觉得这可能吗?”看着这个瑟瑟发抖的男生,秦冉龙冷笑道:“在我看来,我完全没有宽恕你的必要,因为如果换做我现在求你,你也肯定会哈哈大笑着把我痛打一顿,是不是?”
 
    “不是……不,不是……”
 
    那男生哆哆嗦嗦地还没说完,秦冉龙再次拎起凳子,重重的砸在了他的后背上!
 
    砰!
 
    这个男生一头栽倒在地,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秦冉龙丢掉凳子,咧开嘴笑了笑:“嘿嘿,那啥,用凳子砸人也很爽啊。”
 
    几个女生被吓坏了,她们还没见过那么凶狠的打斗呢,虽然苏锐和秦冉龙是在帮她们出气,可是这些小女生还没回过味来,实在是没法提起勇气上来感谢。
 
    “爽个毛线。”苏锐看了看停在一旁的警车,没好气地说道:“貌似下次打架之前得看清楚一些,警察正在这里吃夜宵呢。”http://piaotian.net
 
 第084章 是谁撞在枪口上
 
    听到苏锐的话,秦冉龙的面容一滞。
 
    他转过脸,正好看到几个警察在旁边。
 
    就在他掀了桌子之后,一辆警车已经来到了这里,似乎几个警察工作到深夜,想要吃点夜宵。
 
    这才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怎么回事?”
 
    一个警察走过来,看到躺在地上的几个人都人事不省,一滩一滩的鲜血,脸色顿时变了!
 
    “恶性斗殴,全部带回去调查!伤员立刻送医院!”
 
    秦冉龙的眉毛一横:“老子是见义勇为,你是警察,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就这样做!”
 
    “就算是见义勇为,也造成了严重伤害!”警察皱着眉头说道:“再说事情的真相都没调查清楚呢!少废话,带走!”
 
    其实,按照华夏的法律,就凭这几个男学生的受伤程度,足以对苏锐和秦冉龙判刑了!
 
    可是,在外面闯荡了那么多年,这两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还怕被判刑吗?
 
    “好了,咱们去警察局说个清楚好了。”苏锐并不想和这些警察起冲突,虽然他不怕事,但能不来麻烦事总是最好的。
 
    更何况,以秦冉龙的身份,让家里人打个电话就能解决这件事。
 
    秦大少和苏锐的想法是一样的,他看着气势汹汹的警察,非常淡定的掏出手机,喷着酒气盛气凌人地说道:“慢着,你们抓我之前,等我打个电话。”
 
    “打什么电话!”
 
    警察们没想到这个家伙如此大牌,竟然敢跟自己讨价还价!
 
    四个学生被伤的如此之重,几乎人事不省,再不送医院恐怕就要出大问题!而这个盛气凌人的家伙,竟然还要打电话找人帮忙!这不是明摆着藐视警察的权威吗?
 
    几个警察一拥而上,夺掉了秦冉龙手里的电话,把他推搡到了警车上!
 
    苏锐很配合,但也没有落到太好的下场,警察把对秦冉龙的怒气也发泄到他的身上,推搡的时候下手挺重的。
 
    对此,苏锐倒是没什么怨言,谁让自己打起架来撞到枪口上了呢?
 
    人家警察在旁边吃个夜宵放松一下,自己的行为却又逼着他们加了个班,还没有加班费,苏锐也确实能够理解这些警察心里的火气。
 
    “那个同志,请等一等!”
 
    就在警车即将开动的时候,烤肉摊的年轻老板跑了过来,把头探进车窗里,对着秦冉龙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说道:“这位同志,你砸坏了我一张桌子三个板凳,再加上没结账的饭钱,总价七百五十块,要不现在你给我把帐结了?”
 
    “给老子一边去,一会儿会有人来找你付款的!”遇见这么个老板,秦冉龙差点绝倒!
 
    “混蛋,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居然敢这么对我!你们有没有想过后果?”秦冉龙在警车里愤怒的大叫。
 
    “我们只想过你的后果,那就是坐牢。”一个警察擦掉了脸上被喷的口水,嘲讽地说道。
 
    “秦冉龙,如果你不想一会儿到警察局里受到什么特殊对待的话,那就把嘴巴闭上。”苏锐瞪了他一眼。
 
    “是,连长。”秦冉龙闻言,立即闭嘴。
 
    不过不知道为啥,他这一次竟然又改口了,把“大哥”改成了“连长”。
 
    说完这句话后,他还对苏锐眨了眨眼睛。
 
    对于秦冉龙的小伎俩,苏锐撇了撇嘴,表示不屑。
 
    “连长?”一名警察显得有些惊奇:“你年纪轻轻的,还当过连长?”
 
    苏锐再次瞪了秦冉龙一眼,心想这个家伙事情真多,然后说道:“当过。”
 
    “什么时候的事情?现在?”那名警察看样子应该也是一名转业军人。
 
    “很多年前。”苏锐说道。
 
    “很多年前?你现在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几岁吧,很多年前你有多大?十二岁?十五岁?儿童连的连长?”那名警察话语之中的讽刺意味更浓了。
 
    苏锐闭口不言,对于这样的问题,他没法回答,不是因为他的话语没有真实性,而是因为这真实性听起来太假。
 
    每当我开玩笑的时候,你们以为我在说真话,每当我说真话的时候,你们却以为我在说笑话。
 
    进了警察局,苏锐和秦冉龙被单独审问,几个在场的女生都被请回来作证,证明苏锐和秦冉龙确实是见义勇为,但是,即便如此,也没办法,那几个学生都是筋断骨折,在医院躺着生活不能自理,两三个月都下不来床。
 
    这样看来,他们两人的情节比较严重,就算是道义上可以理解,法律上也绝对不会支持,甚至秦冉龙的行为都够得上被判刑了。
 
    一旦性起,下手太重太重!
 
    这个时候,一个英姿飒爽的身影出现在了审讯室门口。
 
    叶冰蓝也是在值班室小憩了一会儿,最近案子太多,整个刑警队都是加班加点她这个副队长也必须率先垂范。
 
    “这是怎么回事?”
 
     ?
 
    “叶队,我们出去吃加班餐,却没想到遇见了打架斗殴的,这两个人下手太狠,把四个学生打的进了医院。”一个警察汇报道。
 
    “进了医院?”叶冰蓝的眉头皱了皱:“伤的怎么样?”
 
    “很重,估计得躺床上休养三个月,不过这几个男学生是咎由自取调戏女同学这两个兄弟见义勇为男警察看起来还颇有正义感就是下手太重了些就算是做好事,也不能这样啊,几个学生家长如果认真追究起来,绝对可以构成故意伤害罪了。”
 
    “结果出来了吗?”
 
    “事情的经过非常简单,来龙去脉一目了然,目击者比较多,两人的口供也完全能够对的上。”
 
    男警察掂量着手里的笔录,说道:“他们是两个退伍军人,战友之间多年没见,多喝了几瓶啤酒,见到女生受欺负,一下子就血冲脑门了,不过下手也实在太狠,几秒钟的功夫,就把四个人全部撂趴下了,我们连张口制止的时间都没有。”
 
    叶冰蓝轻轻叹道:“情有可原,但法不容情啊。”
 
    警察们见过的这些事情已经太多太多,每次总是免不了唏嘘感慨一番,法律并不是道义,有些时候能够用感情来衡量的东西,在法律上完全讲不通。就像苏锐和秦冉龙,明明就是见义勇为,可还是必须要重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