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先是压抑了5秒钟

- 编辑:admin -

他们先是压抑了5秒钟

 就这样,利来在来到我的部落里的第一天里滴水未进。
 
    第二天我又让她的两个手下,去劝她吃东西,但很快就被她骂的垂头丧气,
 
耷拉着脑袋走出来了。
 
    我让人把各种美味的食物放在利来身体的周围,可她就是没有动一下,只是
 
不断地大放厥词,要求我放了她,不然就让他爹把我们这些长毛野人,制成“亚
 
色”,交由民众吃下去。
 
    我猜想“亚色”是一种小点心,比如说云片糕那样东西,事实也证明了我的
 
猜测,后来,我知道“亚色”是一种把肉类和防腐植物压制到一起的原始压缩食
 
品。
 
    听了这些,我很生气,「她说的不对,我并不是什么长毛野人,但这小丫头
 
把我们归为一谈,或者是把我当作了他们的亚种,这一点让我犹为气愤。」
 
    经管这小丫头赤裸裸地叫嚣着,但我并没有受她的威胁,因为我讨厌她眼里
 
的对其他种族歧视,这是不能被原谅的,我让人撤掉了她周围的食物,然后拂裤
 
衩离去。
 
    在当天夜里,我把利来从睡眼惺忪中推醒,强行给她灌下了一些汤水,而她
 
完全醒来后又开始剧烈地反抗,再一次用小尖牙剐开我的无名指。
 
    其实那个时候,她已经很虚弱了,明媚的眸子已经失去了光泽,眼窝深陷入
 
下去。我晃动她的肩膀,“你不是在等你爹来救你么,看我怎么把你爹,打成乌
 
龟!”
 
    这小丫头一听来了精神,猝然,一头扎到我的腰跨处,我赶紧捂住命根子,
 
出了一身冷汗这时,这才发现她把我昨天挂在裤腰带上的半块肉给叼走了。
 
    之后,我扶着利来的脑袋,给她喂下去3碗汤,2个原始汉堡包。这是这丫头
 
第一次在我眼前哭泣,她噙着泪水大吃大喝,样子楚楚动人。
 
    不过,那天晚上我没动她。这姑娘似乎看破了我要对她图谋不轨,所以吃饱
 
以后,经管眼皮子在打架,但就是不肯睡去。
 
    这个时候就需要去开发一种原始药,让这丫头吃了以后,情难自禁。
 
    可对我来说,这个做药的事,并不现实,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那东西是怎么
 
做的,「可以放点什么鞭酒粉?」不过这也需要长期的研制,而且成本太高,得
 
不偿失;所以与其让利来吃药,不如让她直接爱上我,那倒还容易点,所以这个
 
制药的项目立即就被我否了。
 
    另外还有一条,我不能动利来的原因,那就是万一那什么酋长,知道我把他
 
的女儿搞掉了,也不见得会轻饶了我。所以说,我虽然觊觎这黑人姑娘的身体,
 
而且她24小时都是光的,但却不能轻举妄动。因为有一伙来路不明黑人土著正在
 
威胁着我们的部落。
 
    「这个事变的有些复杂……」于是我就不去想她,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我去
 
做,
 
    之后的几天,我把能够战斗的人员都撤到山洞去,在湖泊边派上一些老弱病
 
残,这样一来就把能够战斗的人员都团结到一起了,总共有50几条好汉。
 
    我让人在东面的河岸搭建了辽望塔,一连建4个,一路通到山洞。这种辽望塔
 
,其实是个竹篓子,上面只能站两个人,一旦发现敌情就在上面点火。这样一来
 
,第一个塔楼着火了,第二个就会看到,第二个看到后,把火点着,第三个也就
 
看到了,以此类推。在报警的同时,就把敌人都引到山洞那里去了,同时确保湖
 
泊这边人的性命安全。
 
    这个时候,山洞周围的菠萝树,已经完全长出来了,大约有1.6米高,而且表
 
皮呈深绿色,坚硬厚实,生有钩刺,任何肉体想要把它撞倒,或是跨过它,都要
 
付出惨痛代价。这些植物生长在柏拉图山洞周围,就象城墙一样牢固,守护着我
 
们的庄稼和栖息的山洞。
 
    那个时候,我已经对我的原始同伴明确表明了,“有一伙黑人土著正在觊觎
 
我们的家园和土地,他们妄图要侵占我们的家园,掠夺牲口。”
 
    为了群情激奋,我编制了一个美伦美幻的谎言,但我的同伴得知这个事后的
 
表现,如我所料。他们先是压抑了5秒钟,然后发出“吼吼”地欢呼声!「这就叫
 
一根筋!」
 
    他们似乎并不想知道关于对手的情况,似乎在期盼着在我的指挥下,杀的对
 
手变成“乌龟”。对于取得胜利,他们比我还要有信心。这信心当然是来源自于
 
对“大家当”的信任。
 
    我当然没有他们这么单纯,形式对我们来说有点严峻。
 
    这个时候,我可以有两个选择,一是锻造金属武器,用锋利的金属武器来抵
 
御外敌,这显然太过冒险了,也可能根本来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