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承受过比这个刻薄一百倍恶毒一千倍的语言

在那之后,那两个人在我的要挟下,回答了我之前提出的许多问题。其中一
 
个人说,“他们的人口比草原上的草还要多,牲口比草原上空的云朵还要多,武
 
器比这大鸟的嘴还要锋利,领袖比“巴克”还要坚硬!”(PS:那个时候,我还
 
不知道巴克是什么,但后来明白了,那东西是天然的矿石。)
 
    「去他妈的,原始牛皮,臭不可闻」我愤怒地表示,“你在撒谎!”
 
    我的手稍微一抖,一丁点烯粪淋到他的*上。猝然间,此人一声惨叫,如同被
 
硫酸泼到一般不停地扭捏挣扎,最后嘴一歪,昏过去了。
 
    我奸笑着拿着粪瓢靠近另一个人,他立即哭着讨饶,并把全部情报都告诉了
 
我。
 
    原来,这些人的部落在我们东面的草原上,他们的人口有300多人,而且饲养
 
各种牲口,训练水猪做为坐骑,使的武器和我们差不多。而那个小丫头——利来
 
是他们伟大酋长的女儿,说到这,他还吓唬我,说是让我赶紧把他们放了,不让
 
等他们族长找到,就要杀光我们这的人。我没有搭理他,叫人用树叶塞住他的嘴
 
 
    形势有点严峻。这个时候,我可以有两个选择,一就是把这三个人放了,而
 
他们一定会把我们这里的事给说出去,这样的后果变幻莫测。
 
    可性能一,那个酋长知道这里有一伙长毛人后,立即带大军前来征讨;可能
 
性二,派几个人牵着大批背上空空如野的水猪,来向我们索要礼物,并要我签下
 
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可能性三,在那段时间酋长的5个老婆正在闹矛盾,为了
 
争宠闹得不可开交,酋长分身乏术,所以这个事就被搁到一边,不了了之。
 
    那么如果采取我第二个选择,就是不把人给放了,也会产生多种可能性。
 
    第一,就是完全当没有发生过,因为黑人酋长有50几个儿子,40几个女儿,
 
走失一个根本无所谓,「但从这小丫头骄横跋扈的样子来看,这个可能性比较小
 
,」第二,这个小丫头是酋长的掌上明珠,知道她被我绑架了以后,便带着众多
 
手下,前来征讨,而且非要把绑架他女儿的凶手都给拨皮吃掉……那就是最可怕
 
的可能性,「一场原始战争再所难免!」
 
    一想到二、三百个浑身涂抹了白色颜料的黑人土著,如同骷髅一样在空气中
 
舞动,我就心里打颤,腿肚子就发软了。但问题是,我又无法抛弃在这里辛苦创
 
造的一切,一时难以决断。
 
    当时,我看到裸着身子横陈在地上的利来,她冲我露出轻蔑的笑容。
 
    「看来,这个聪明的小丫头一定得知了,我已经从她的手下那里打听出他们
 
部落的情况了。」
 
    我走过去,拉掉她口中的裤衩。她“呵呵”笑了,扬起嘴角对我说:“叽里
 
咕噜,你‘乌龟’吧!”(前面半句我没听懂,但我知道原始语的‘乌龟’是什
 
么意思。)
 
    「娘的!」我一听大怒,一手把她推得翻过身去,另一手大力地拍了她的屁
 
股,这丫头愤怒地扭过头。一沱口水飞溅到我的脸上,我飞快地从地上捡起被她
 
咬烂的裤衩,又重新塞回到她的嘴里。
 
    据说起点某个大神开了新书,据说那个大神的书很淫荡,到底如何,看看再
 
说,《陆地之王》书号:104584
 
    网
 
 第九十二章 战争准备
 
    我坐在史前的坐便器上思考:「对手有200~300人,而且还能骑在猪上射箭,
 
这就很可怕;而我们满打满算也只有80几个人,这其中包括了老人、孩子和孕妇
 
,而且还要分散在两个地方防守,这个仗一点把握没有,想要把损失降到最低,
 
又是难上加难。」
 
    这个时候,大嘴跑来向我汇报,说是,“那个女俘虏不啃吃东西!”
 
    “走!”我站起身来,裤子也没提,是因为根本就没有脱下来。
 
    我跟随大嘴来到关押利来的帐篷前,看到整个帐篷都在动,篷顶上的树叶在
 
微微颤抖。我走进帐篷里,看到1个手中拿着食物的原始妇女眼中噙着泪水,靠在
 
竹梁上啜泣,一副不堪受辱的样子,另外一角,四肢被捆绑住的小丫头坐在地上
 
破口大骂,原始的污言秽语层出不穷。
 
    我安慰了那个妇女,并从她的手中接过了一碗鱼汤和一块腌肉;然后示意大
 
嘴搀扶她出去。
 
    我在利来的骂声中靠在竹梁上吃了腌肉,喝了鱼汤;待我放下手中的空碗,
 
这姑娘的嘴里还在骂骂咧咧,说些什么“你的*象枯草、象乌龟、象烂泥之类的话
 
!”
 
    这些话,只弄用来侮辱纯洁的原始人,对我来说简直是隔靴搔痒,因为做为
 
一现代人,我承受过比这个刻薄一百倍,恶毒一千倍的语言。
 
    利来声嘶力竭骂了半天,我依旧不吭一声,还含笑望着她。这姑娘一看这情
 
形,也就也赌气不骂了。紧跟着,我摸着肚皮打了一饱嗝;这姑娘的眼睛立即红
 
了,但是又把脸别过去,不肯让我看到眼中噙的泪水。
 
    这次,我没有笑,并把剩下的一小块腌肉向她抛去,这姑娘看到以后,就把
 
它一脚踢飞了。
 
    「浪费粮食!」我很生气,走过去把那块肉干捡起来,挂在裤带上,心想:
 
「总有一天让你吃下去!」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