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金一万块到手是作为一个正三品高级官员朝廷

一会,身后如同春风拂面的温柔,一会,身后的人又开始唉声叹气,一会,那人又表情狰狞,仿佛恶鬼缠身一般的难受。
 
    是个人都吓尿了好吧。
 
    现如今连动作都开始变了,不会是后边的这个神经病,要来打他们了吧。
 
    据说城管大军的战斗力极其的强悍,据说只要给他们一人发上一根警戒棍,他们就能征服整个地球。
 
    他不会是追不上我们,直接就从肉体上给我们人道毁灭了吧?
 
    城管打人犯不犯法啊,媒体的叔叔阿姨们,你们可要给他看好了喽。
 
    待到这两个人看到顾铮只是去取水之后,终是松了一口气,劫后余生的幸福感,竟是让这两个十多年都没说过一句话的冤家,异口同声的就开了口。
 
    “唉,我说,你今儿个竞技状态怎么样?后边还跟着这么一号的主,要是不行就赶紧退出吧。”
 
    “这要是被追上了,简直就是丢你们首都体育大学的脸啊。”
 
    那个被问及的哥们,一听脸都绿了。
 
    问一个运动员竞技状态的好坏,简直就是问一个男人行不行一般的严重。
 
    他没好气的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回答着:“我还能再跑八百里地,我看你才是不行了吧,你看你这气喘的,和家边上的杨大爷一样。”
 
    “孙子!呼哧,呼哧!你丫才像杨大爷。”
 
    杨大爷是他们家边上常年老哮喘病的患者,走两步要停下来喘三次。
 
    这前边的两个人正吵着呢,在后边用矿泉水润了润嗓子的顾铮,又活了过来。
 
    他有些感叹与前面两位的专业和青春,心想着到底是专业的运动员,他这边刚跑过半,腿就有点酸了,你看前面二位,还和没事人一般的逗贫呢。
 
    想到这里的顾铮,第一次从原来那依依不舍的回忆中,转回到了现实。
 
    而一种不服输的心理也让现在的他忘记了曾经的怀念。
 
    现如今他只有一个念头,他已经跑到了第三名了,奖金一万块到手,但是作为一个堂堂的正三品高级官员,朝廷亲封辅恩候,怎么能输给两个毛还没长齐的小子?
 
    这简直就是他人生路上的耻辱了。
 
    看来原本被他给当成一个玩乐的事情,他也不得不认真一下了。
 
    做出了决定的顾铮,脑海中什么念头都不存在了,他的眼前只有前方的两位敌手,是需要他去攻克去打败的。
 
    想到这里,他将手中剩下的半瓶矿泉水瓶子,往身上一洒,获得了片刻的清凉之后,就使出了他真实的实力。
 
    不就是环着这北平城跑一圈吗?
 
    他可是熟练工种啊。
 
    身后的顾铮这一认真起来,连前面的两位竞争者都不说话了。
 
    因为他们能够从身后的脚步声,以及自己时不时的观察中得出了一个可怕的结论,身后的城管大哥,加速了。
 
    这个人,再也没有了一开始如同鬼魂一般的游离状态,反倒是将所有的身心都投入到了比赛当中。
 
    这一认真可不要紧,人家的速度直接就逼近了他们平日里最好的比赛速率。
 
    他们能够明显的感觉的到,顾铮在身后给他们所带来的压力。
 
    “怎么办?小二子?”
 
    “玩点黑的呗,封路!”
 
    “成,搅乱他的节奏,打断他的呼吸,咱们两个再一决高下。”
 
    “得嘞!”
 
    这两个人不亏是专业的,跑起来原本还差着十万八千里的身距,瞬间就并到了一起,就在他们为自己的正确策略感到开心的时候,他们的身后的人突然加速了。
 
    这加速的突然和快速达到了什么程度呢?
 
    顾铮竟是从叫小二的人的最内侧道路给绕过去了。
 
 251 市体委的关注(4400月票加更)
 
    一个明显的小弯,绕过他们两个人之后,竟是一骑绝尘的越跑越快了起来,不过几分钟的工夫,反倒是把这两位准备做点什么的专业运动员给甩到了身后了。
 
    “噗!”
 
    “哇哈哈哈,这是什么?我刚刚没看错吧。”
 
    “哎呦喂笑死我了。这城管怎么这么牛啊。别告诉我他天天负责在城区东路追到长安街沿线的工作吧?”
 
    “这是被小商贩们给逼成了什么样,才练就出如此的功夫的啊。”
 
    此时在电视机前,在现场的摄影机前,在赛事跑道周围的观众,工作人员们,都只有一个反应,笑喷了。
 
    而此时乘坐着城管大队的服务车,早早的在赛事的起跑点,也是马拉松最终的终点等待着的城管胖领队,则是一边拿着一手机,一边欢呼了起来。
 
    “顾同志!加油!超过了!反超了!城管万岁!城市管理局万岁!”
 
    他还喊起了口号。